L&M

喜欢夜轻染,梦想成为连连专业户,单方面宣与丞哥恋爱,沉迷王也、灵玉小师叔这类男孩子

一受封疆

《一受封疆》当真是好一个一受封疆
看的我胃疼

怎么说呢,嗯,看得挺震撼的。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华容在那么多人的心里都是无可替代的,真的,看的我太震撼了。

人生从来便是苦海,当受则受吧。他豁达,不怨天尤人,有种坦然承受一切的勇敢。他固执,对楚陌不舍不弃不惜一切。在人格这一点上,我就是很佩服他的。除此,他骗韩朗吃下将离解药,只为挽救这个风雨飘摇的王朝,是他的胸怀天下。 世间最肮脏不堪的伤痕,都是华容。 

抛却华容的家国大义,八卦一下他的感情生活。之前就看到有好多人在网上讨论说华容到底爱没爱过韩朗。我倒觉得他之前对韩朗是有过那么一点点真心的,然后在我看到说“华总受,愿你心口如一,当真无爱无憾”的时候我就觉得他是爱的。
然后问题就来了,他爱的是谁?是韩朗么?
我开始真的觉得是韩朗,就是韩朗,然后我却发现,就网上好多人都说他爱的是林落音,我本来我觉得这就是瞎扯,绝对不可能。但是后来韩朗又说了一句“他解我将离之毒,推我坐上龙椅,只为要依你一个国泰民安。”我就很不确定了。但是想想我就觉得他跟林林落音之间只有暧昧,哪怕说他就是跟林落音一起许了来生,但我觉得那更多的就是一种执念,就是要和韩朗生死不容的那种执念,别无他。
华容爱了,哪怕说作者说不爱。华容是作者写出来的一个角色,他既已被写出来了,他就有单独的灵魂,他已经被单独了,所以华容到底爱不爱作者是没有发言权的,而在我看来,他就是爱了。
“我是华容。不是皇帝,不是楚陌,是华容,你一定要记得,是华容。”这句话,也是一个证明。如果韩朗对他真的只是一个相互利用利用的一个关系的话,那他为什么要特意的强调我是华容,你不要认错。是他对当年那件事的介意,也是他对于韩朗的执念,因为爱。
既然爱了,那就又有一个问题了,他既然爱那为什么他要和韩朗生死不容?
我觉得原因不止是韩朗灭了他全家。我觉得这是有一个转折点的,因为我觉得就是他肯定是有真心爱过,是真的想放下一切和韩朗一起的那种念头,肯定有过。但被压制了,因为他忘不了被杀害全家的仇恨,但最主要的是那个转折点,就是他哥哥死了。楚陌的死就,你可以看原文,有描述,就楚陌的死完全压垮了华容。“背着血海深仇来被你凌辱,已经很贱。被凌辱了还痴心一片,那不是天下至贱。韩太傅,你这个问题好不天真。”这个是华容临死之前对韩朗的回复,到底有没有过真心。看这个答复他没有正面的说明,那就说明有问题呀。这种说明华容对于韩朗始终是有那么一点点真心的,但是说白了也就是一点,因为还有一处描写“从始至终,他就只比韩朗强这一点,比他懂得节制,比他少那么一点真心。就这一点,便足够他受而不弱,将韩朗握在掌心。”韩朗的真心有多足哇,而华容只少一点,那说明真心也是有的。就是不能表明,因为还有一层恨,所以生死不容啊,是这种恨。死后也要干干净净,和韩朗再无瓜葛。“那就这样吧王爷。我祝王爷万寿无疆,拥万里江山,享无边孤单。”这是他了解韩朗,算准了他会依他登基,也算准了他再不会有爱人,只能孤单。
当然,世界也不是只有华容一个人,再来说一下另一位主角,韩朗。有人觉得挺可怜的,有人觉得他罪有应得,还有人啊,一直感叹爱的好深。但是我想说,韩朗,他就是罪有应得。你别看他后来对华容那么爱,但是开始为了小皇上把那个楚陌带走当做声音开始他们两个其实就已经是十字路口上的人了,后来虐待华容,使他积恨于心,然后楚陌死了。这就导致说他们两个永远都是差着的,哎,一切都不过是有因有果。
“一个演戏成痴,一个看戏着魔。两者心知肚明,自作孽。”韩朗最开始的出发点是为了小皇上,所以小皇上就是一个纽带。但是小皇上他又不是孽缘的开始。开始造这个孽的人,其实还是韩朗,因为韩朗他当初就是没有教导好小皇上,他没有把小皇上扶到一个应有的高度,又或者说真的是小皇上烂泥扶不上墙,恨铁不成钢,他也没办法。但总之,因果循环,到底是几个人都没有好处。
嗯,这里说明一下,小皇帝为什么也没有好处,嗯,因为他也自己做了一个孽。他赐韩朗一杯毒酒,真的是让韩朗心寒了,从那一刻起,他们君臣就再也回不到原点了。“‘满手血腥骄横跋扈,抚宁王韩朗领死,半分也不委屈。’他喃喃:‘我不委屈,半分也不委屈。’‘我并不委屈,委屈的只是那些日夜,十六年,相与的五千多个日夜而已。’”关于这句话,我刚开始觉得说,他说不委屈那就是委屈,但我想想,我觉得他真的不委屈。正如后文所说,委屈的是没有建立起来的信任。信任没了,两个人之间的纽带断了。就这样,因果循环,报复来了。另外刚刚说到了君臣,我就想到就是关于韩朗之前有没有爱过小皇帝,我觉得是没有的。
好了,再说说另外一个人。对于两个人感情的一个转折点的这个人,就是楚陌,华容的亲哥哥,对这个人,我也挺动容的。我觉得做哥哥吧,就一个哥哥能做成这样也真是很不容易哈,为了帮弟弟收拾残局,这是身为哥哥的责任。他也真的是有履行责任。不管怎样,都要保护小楚阡,原因就只仅仅只是我长他几岁。而说到哥哥,就可以聊一下韩焉。韩焉有一段自白“可有这个皇帝坐龙椅一日,朝堂哪里有士气可言?有无还不是一样?思绪一转,他又想起了弟弟韩朗。人各有志,不能强求。作为对手,韩朗该死。作为弟弟,韩朗不当虚死,做兄长怎么样也该给他个教训。韩朗该知错!十数年将离折磨,他早已泯不畏死。可头顶水银倒灌,那种滴答声数着死亡脚步、被汞毒逼得无处躲身的滋味,韩焉就不信他不怕。做哥哥的,有义务责任让他在死前畏惧,从而后悔,明白到倾尽一生和自己的大哥作对,是多么的不该不智。”我就觉得挺奇妙的,怎么说他这个哥哥算是尽了责任的,因为他哥哥也是比较狠,所用的方法也是比较奇怪……嗯,我觉得三观比较扭曲。不过不管他,反正这两位哥哥都挺负责的。
最后想说的是,关于这个作者的。嗯,我第一次看这个作者的书还是魅者无疆(殿一的),给我看的,那是非常震撼了,那本书在我心里有一个非常高的一个高度。嗯,当然如果影子小三真的死了,高度还会再升,可惜那个番外什么玩意儿,影子小三居然没有死,呵呵,一下就拉低了我对那本书的一个评价。但尽管如此,也还是很喜欢的一本儿小说。也就是她的小说教会了我什么是真实,你想要不付一点代价的去完成一些事,那是不可能的。晚媚她成为了门主,付出的代价,就是失去了影子小三。影子小三为了帮她,所付出的代价就是自己的命。这有点儿像宝石之国里边南极石和法斯。拉回正题,公子的父亲当年为了立教放弃了女人,而护法为了两全放弃了自己。这就这样做代价,没有什么事不用代价的。就像华容他为了真的让韩朗放心,他付出了什么代价。他小指吊断,四肢同时断过三肢,什么事都忍着,也绝不发声,他做了那么多事,付出了那么多代价。他只是为了说能够救出自己的哥哥。所以这也是为什么他哥一死,他整个人就崩了。最后,生死不容。

多震撼,没有一个人不可怜,却也没有一个人无辜。

评论(4)

热度(68)